咨询热线


0591-22996666 0591-22992000

陵园动态

佛陀因地孝母故事

2009-12-17 来源:陵园动态

  报恩,若分析来说,报有分全,恩有轻重,过去多生父母恩为轻,今生父母恩为重,报一生父母恩为分,报多生父母恩为全,世人报恩,大多只报一生,设同孟宗董永之孝,祗说分报而已,今经所说,欲度多生父母恩,这才是全报。

  关於报恩,是每个良知自爱的孝子贤孙们,是不能逃避这种责任心的,在佛经说:「假使有人,左肩担父,右肩担母,研皮至骨,穿骨至髓,遶须弥山,经百千劫,血流没踝,犹不能报父母深恩。」又云:「假使有人,遭饥馑劫,为於爹娘,尽其己身,脔割碎坏,犹如微尘,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佛是提倡大孝的圣者,从旷劫以来,常行仁孝,真是一个能说能行的大孝圣者,所谓:「大孝释迦尊,累劫报亲恩。」以下我暂引佛陀往昔一段为猕猴王救母的故事来说,藉知佛陀往昔作了兽类,还尚晓修其孝行。

  如经云:「佛在舍卫国,告诸比丘言:我今欲往忉利天上,夏坐安居,为母说法,汝诸比丘,谁乐去者,当随我去,作是语已,即往忉利天上,在一树下,夏坐安居,为母摩耶及无量诸天说法,皆获见谛,还阎浮提。诸比丘言:『希有世尊,能为其母,九十日中,住忉利天。』佛言:『非但今日,我过去时,亦曾为母,拔苦恼事。』时诸比丘,而白佛言:『过去所为,其事云何?』佛言:『往昔久远,雪山之边,有猕猴王,领五百猕猴,时一猎师,张网围捕。』猕猴王言:『汝等今日,慎勿恐怖,我当为汝破坏彼网,汝诸猕猴,悉随我出,即时破网,皆得解脱,有一老猕猴,担儿脚跌堕於深坑,猕猴王觅母,不知所在,见一深坑,往到边看,见母在下,语诸猕猴,各自励力,共我出母,时诸猕猴,互相捉尾,乃至坑下,挽母得出,离於苦难,况我今日,拔母苦难,尔时拔免深坑之难,今复拔母三恶道难。』佛告诸比丘:『拔济父母,有大功德,我由拔母,世世无难,自致成佛,以是义故,诸比丘等,各应孝顺供养父母。』」

  佛教的传统,教化众生,了脱生死,固属本教的要旨,我们明白此身虽是幻躯,倘若不假父精母血构成,哪有这个身躯做为修道之器?所以,此身既属父母所有,我们就应孝养父母,这才尽了儿子的责任。佛的孝行,的的确确可做为我们最好的模范。现在目连是佛弟子,得佛法诲,以佛至孝之道,拳拳服膺,此可说是有其师,必有其徒,而佛家的孝,确有传统性的。

  至於孝的反面,就是不孝,当今世风不古的今日,要找一个真以行孝的人,真是少如凤毛麟角。骂父打母,不孝之举,充耳常闻,比比皆是。如佛经里所说:「横簪头上,既与索妇,得他女子,父母转疏,私房内室,共妻语乐,父母年高,气力衰微,终朝至暮,不来借问,或复父孤母寡,独守空房,犹如客人,寄止他舍,常无恩爱,或无襦被,寒冻苦辛,厄难遭之太甚,年老色衰,多饶蚤虱,夙夜不卧,长吟叹息,何罪宿愆,生此不孝之子,或时呼唤,瞋目惊怒,妇儿骂詈,低头含笑!」

  现在像这种人,世上真是多得很,一个不孝的人,当然是没有好的结果,天地间也决不容许这种人,下面我且引几部经典可来证实不孝的人,应得之报,显然是有的。

  如经所说:「昔迦默国,鸠陀扇村中,有一老母,唯有一子,其子勃逆,不修仁孝,以瞋母故,举手向母,适打一下,即日出行,遇逢於贼,斩其一臂,不孝之罪,寻即现报,苦痛如是,後地狱苦,不可称计。」

  「又有一妇,禀性很戾,不顺礼度,每有所为,常与姑反,得姑瞋责,恒怀不分,瞋心转盛,现欲杀姑,後作方计,教其夫主,自杀其母,其夫愚痴,即用妇语,便将其母,至旷野中,缚结手足,将欲加害,罪逆之甚,感彻上天,云雾四合,为下霹雳,霹杀其儿,母即还家,其妇开门,谓是夫主,问言杀未?姑答已杀,至於明日,方知夫死,不孝之罪,现报如是,後入地狱,受苦无量!」

  在杂宝藏经,又有一段故事,也是叙述吾佛往昔一段孝与逆,在冥冥中自有分晓判断,而所得的罪福,是非常的明显。如古人所说:「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经里的故事,很有趣,自然是含有一番警告性,为的是要使人们听了,有所警惕,不可随便妄为,这样,无论每一个人,对於生身父母是应该孝敬,丝毫不可杵逆,否则就成为万世不孝的罪人了。其故事如下:

  佛在王舍城,告诸比丘,於父母所,少作供养,获福无量,少作不顺,获罪无量。

  我於过去久远世时,波罗柰国,有个长者子,名叫慈童女,其父早丧,家里又贫,慈童女侍母极孝,日作劳力,割草卖薪,日得两钱,奉养老母,因勤工作,日得四钱,以供於母,逐日增加,日得八钱,供养於母,为人忠实,人多信赖,获利转多,日得十六钱,奉给於母,众人见其聪明,经营有方,便劝之言:「汝父在时,常入海取宝,汝今何不入海采宝?」

  慈童女闻是言,而白於母:「我父在时,作何事业?」

  母言:「你父在时,入海取宝。」

  子言:「我父入海取宝,我今何故,不我入海取宝?」

  母见其子,仁慈孝顺,便戏言:「你也可去。」

  慈童女一听此言,认为他母亲许可他去,便约诸同伴入海取宝。一日,向母辞行,母对其子道:「我唯有你一子,怎可放你入海取宝。」其母说著,便拒绝其子的请求入海。

  子对母说道:「母若先不许,我就不作此拟想,已先徵得母同意,设今不去,便失诸同伴信约,宁可立信而死,不可无信而生。」

  母看子意坚决,阻之也是无益,趋前抱子而哭,说道:「待我死後,才可得去。」

  慈童女为不失信故,便推开其母,同时又拔出其母数十根发,母恐儿得不孝罪,便放他去。

  以是慈童女和诸同伴入海取宝,行到半路,忽然刮起一阵大风,遂失诸伴,又不识路,见有一山,至山顶,遥见有城绀琉璃色,饥渴困乏,疾向城中,尔时城中,有四玉女,擎如意宝珠,作诸使乐,而共来迎,慈童女带著很奇怪的心情,便问四玉女道:「你们为何所事,而来迎接於我?」

  四玉女笑著,齐声答道:「君有好大的福气,能得在此城中与我们姊妹共享四万岁的快乐。」

  慈童女就在这里住,和诸玉女同相取乐,但住了不久,便生厌离,遂舍她们而去,诸玉女感到无限遗憾,就带著娇瞋埋怨似地责备他道:「阎浮提人,真是反复无常,为什麽这样无缘无故就抛弃我们而去呢!」

  慈童女不顾她们娇瞋,又不沉恋她们色相,决意和她们告别,向前而行,见一座颇梨城,有八玉女擎八如意珠,也作使乐,前来迎接,慈童女又觉得很奇怪,便问她们道:「你们为什麽这样客客气气来迎於我?」

  八玉女嫣然地笑了,齐声答道:「难得今日君临,我们与君有八万岁良缘,所以今日君到,就应欣然相迎。」

  慈童女知道了这段因缘,不客气就在这里住,但住不久,也生厌离,也和他们告别,诸玉女在这时似乎也领略到阎浮提人实在是靠不住,也感到无限的惋惜,就让慈童女告别。慈童女别後,向前而行,进一座白银城,有十六玉女擎十六如意珠,欣然相迎,慈童女又觉奇异,便问她们道:「你们也是这样兴高釆烈的来迎接于我,但我有何宿德,而受你们这样厚礼相迎?」

  十六玉女笑著,娇声一同答道:「君有好大福气,堪受我们姊妹拱待十六万岁,今日君到,我们姊妹就应特别相迎。」

  这时慈童女自知有大福气,但不知生平造何福德,而受此种艳福,以是慈童女就在这里住,接受她们殷懃款待,但住不久,旧态复燃,又生厌离,也和她们辞别,别时,诸玉女也感到恋恋不舍。慈童女又向前行,至一座黄金城,城中有三十二玉女,擎三十二如意珠,欣然来迎,慈童女这时又感到很奇怪,内心却作这样想著:为什麽我这一向以来,我居然而遇到这许多的艳遇呢?以是便启口向她们质道:「诸位玉女:我今有何因缘,受到你们这样厚礼相迎呢?」

  三十二玉女欣然同声答道:「这是君之宿福,我们与君有一段宿世因缘,所以我们应该这样迎接,愿君勿却,且受我们的欢迎吧。」

  慈童女又是知道了这段因缘,便在这里住下,享受她们的艳福,三十二玉女又再告诉慈童女道:「我们与君有三十二万岁因缘,君可安心住在这里,享受我们的快乐吧。」

  慈童女住在这里,但住不多久,不知怎样,又生厌离,想欲他去,便对诸玉女告辞,这时诸玉女状似留恋,慨叹万端,便带警告般的口吻挽留劝道:「君前後所住,均是艳境,受大快乐,恐君此去,就无乐境可言,以君不如在这长住,长期享受我们姊妹的福气,此是吾等姊妹为君之计,才出此之良言,以免君後日之悔呵!」

  慈童女在这时,雄心蓬勃,满想前面更有艳境可遇,就不理她们的劝告,毅然和她们辞别,向前而行,遥见一座铁城,心生疑虑,独自暗暗想道:外虽是铁,内必有更好境界,以是不虞有他,向前渐进,到了城阙,一切情境,均是阗寂寂,并无玉女来迎,而此遭却就出他意外,他又自信城里必有更好妙境,以是再进,不知不觉进入铁城,而城门自动关门,城里火炎灼灼,热不可近,慈童女张目一望,四处又是阗然无声,并无一个玉女来迎,横在他眼前的是一个面孔狰狞,头戴火轮的鬼卒,慈童女看後,内心只感惴惴不安,已知此人非是善类,又知此间非是善处,显然是一座牢狱,在这情境之下,真是把慈童女吓坏了,慈童女拟欲退出城门,但城门紧紧关闭,已无去路,那个横眉恶凶的狱卒,步步迫近慈童女身边来,在静寂间,烘然一声震响,那个火轮忽然飞在慈童女头上,把慈童女压得怪声怪叫,又痛又热,苦不堪言,那个火轮像磁质般,任慈童女出尽全身之力,总不能把牠摆脱,这时慈童女才知身陷牢狱了,这种意想不到的突击,真是使慈童女料也料不到,也使慈童女莫名其妙,这时慈童女为要明白这种突击的情形,所以不得不启口问那个狱卒道:「狱哥!我戴此轮,何时可脱?」

  狱卒答道:「世间有人,作其罪福,如汝所作,入海采宝,经历诸城,时间又暂,然後当来代汝受罪,此铁轮者,终不堕地。」

  慈童女又问道:「我作何福,复作何罪?」

  狱卒答道:「汝在阎浮提,日以二钱,供养於母,故得琉璃城,四如意珠,及四玉女,四万岁中,受其快乐。四钱供养母故,得颇梨城,八如意珠,八玉女等,八万岁中,受诸快乐。八钱供养母故,得白银城,十六如意珠,十六玉女,十六万岁,受於快乐。十六钱供养母故,得黄金城,三十二如意珠,三十二玉女,三十二万岁,受大快乐。以拔母发之罪,今得戴此铁火轮,不曾堕地,有人代汝,乃可得脱。」

  慈童女又问道:「今此狱中,有人受罪和我相同否?」

  狱卒答道:「百千无量,不可称计。」

  慈童女闻已,即作思惟:我因少意逆母,而拔母发,致受此罪,况世人大逆不孝,所受之罪,当比这更重,慈童女想到这,不禁毛孔悚然,慈童女为救世人之故,便发誓愿:「愿我代为一切众生受苦。」

  慈童女发是愿已,头上铁轮顿然堕落於地,这时慈童女便驳问狱卒道:「你说此轮,不曾堕地,于今为什麽会堕落於地呢?」

  狱卒一听此话,不但不与辩驳,像野蛮地又不与他讲理,一股瞋忿心用铁叉打慈童女头,慈童女骤时命终,即生兜率天。

  尔时慈童女,是什麽人?就是当今释迦牟尼佛的前身。

  佛告诸比丘:「於父母所,少作不善,获大苦报,少作供养,得福无量,当作是学,应勤尽心,奉养父母。」

  佛说这段故事,实在是含有很大的教育性,我们生做一个人,世代相袭,应有义养,现在我们孝人,相信後人必来孝我,这是理所必然,若是擅行不孝,此不但失掉了做人的意义,而且辜负了父母一番抚养的苦心,慈乌尚有反哺之报,羊犹有跪乳之恩,设使我们对於父母不孝,真是不如此等禽畜之类,唐朗诗人白居易有首赞慈乌诗:「慈乌失慈母,哑哑吐哀音,昼夜不飞去,经年守故林,夜夜夜半啼,闻者非沾襟,声中如告诉,未尽反哺心!百鸟岂无母,尔独哀怨声,应是母慈重,使尔悲不任!昔有吴起者,母殁丧不临,嗟哉斯徒辈,其心不如禽!」我们要学一个高尚的人格,和一个誉为有孝养的人,那麽我们就应向佛陀一方面学习,和目连尊者那种悲心救母的孝行看齐,这样做人,才有意义,那麽这样,这才不辜负父母一番苦养的心意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