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专题> 社团风采

    社团风采

    开国将军---龙飞虎

     

    虎穴骁将——龙飞虎
    龙飞虎(1915——1999),1915年2月13日出生,江西永新县在中乡斜陂村人。1928年春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6月上井冈山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29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龙飞虎历任红三军团八军六师交通排长,七团四连政治指导员,红三军团政治保卫局侦察科科员,便衣队长,红一方面军政治保卫局侦察科科长等职。先后参加了进征赣南、回守井冈山和攻占长沙等战役、战斗以及中央苏区一至五次反“围剿”作战。由于他作战勇猛,战功显著,出席了少共中央召开的苏区第一届青年代表大会。1934年龙飞虎随红三军团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之后,又参加了东渡黄河、转战山西等战役战斗。期间,他先后破获了机枪连长投敌叛变和阎锡山坐探案等案件,有力地挫败了敌人的阴谋,为保卫中央首长的安全做出了贡献。抗日战争前夕,龙飞虎进入红军大学学习; 1936年,“西安事变”爆发,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赴西安谋求和平解决事变,龙飞虎任随从副官、卫士组长,他缜密部署保卫工作,胜利地完成了任务。期间曾派驻东北军开展统战工作,任东北军政治部侦察组组长兼西安市东南区区长。1937年2月后任中共中央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保卫局情报科长。
    抗日战争期间,龙飞虎任第十八集团军(八路军)并兼新四军驻西安、太原、南京、武汉、桂林、重庆办事处副官、副官处长,中共中央南方局保卫科长兼第十八集团军办事处交通科长等职。1939年龙飞虎任第十八集团军驻桂林办事处交通科长,在周恩来、叶剑英、李克农的统一指挥下,他到香港、越南河内和海防等地组织转运由宋庆龄和海外华侨捐募捐支援八路军、新四军的救护车、药品和香港八路军办事处购买的无线电材料、汽油等重要物资。从3月到9月,前后共有百辆车次安全运到延安,对支援前方抗战起了重要作用。同年12月,龙飞虎任第十八集团军重庆办事处交通科长。皖南事变后,国民党顽固派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龙飞虎与敌人巧妙周旋,机智灵活地开展斗争并出色地完成了护送大批进步青年、党、政、军干部和运送物资等艰巨任务,受到党中央的嘉奖。1943年,重庆办事处整风审干时,对龙飞虎做出了“立场坚定,对敌斗争坚决、顽强、勇敢”的鉴定。 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为防止内战,实现和平,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率代表团赴重庆与国民党谈判,龙飞虎负责谈判期间的警卫安全工作并任中共代表团总务主任,出色地完成了任务。1946年4月,龙飞虎赴南京为中共代表团筹备办事处,在与国民党据理力争中完成了选址任务,后担任了中共代表团办事处副秘书长兼行政处长。龙飞虎在国民党统治区工作期间,以顽强的斗志与敌特分子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为保卫中央首长、发展壮大党的地下组织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解放战争期间,龙飞虎于1946年9月任毛泽东行政秘书,1947年3月兼中央纵队一大队大队长,在胡宗南大举进犯陕北的形势下,他临危不惧,精心护卫,保证了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安全。1948年春,龙飞虎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奔赴作战前线。历任四川干部支队第三大队大队长,华东野战军十纵二十八师八十二团副政治委员、团长兼政治委员,第三野战军二十八军八十二师二四四团政治委员,八十二师副政治委员,八十四师代理政治委员等职,指挥部队参加了睢杞、济南、淮海、渡江、凇沪、福州等战役战斗。1949年7月,他率部随第十兵团南下,进军福建,参加了福州战役,以坚决勇猛的军事行动扫清福州外围之敌,率先向市区扩大战果,出色地完成了作战任务。
    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龙飞虎历任第三野战军二十八军八十四师政治委员、八十二师政治委员、政治委员兼师长、二十八军副政治委员,福建军区后勤部部长等职,先后参加了金厦漳战役和闽北剿匪战斗。1954年8月入军事学院高级系学习,1956年11月毕业,获刘伯承颁发优等生奖状。后任福州军区后勤部部长,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后勤部长、福州军区副司令员、福州军区副政治委员、顾问等职。在1958年炮击金门、1962年防止蒋介石反攻大陆的紧急战备中,他组织了强有力的后勤保障,较好地保证了任务的完成。“文化大革命”期间,他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倒行逆施进行了坚决的斗争,遭受打击迫害。粉碎“四人帮”后,他坚决拥护党的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 路线方针政策,在政治上、思想上自觉与党中央和中央军委保持一致。
    龙飞虎是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55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授一级红星功勋章。著有回忆录《跟随周副主席十一年》、《西北高原帅旗飘》《周恩来和平解决西安事变》、《重庆谈判保卫毛泽东》。
    1999年7月1日龙飞虎在福州逝世。
     
    龙飞虎小传
    原福州军区副司令员龙飞虎,是中国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届大会代表,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1988年授一级红星功勋章。他是开国将军里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
    他曾担任过毛泽东的行政秘书、周恩来的警卫副官;是朱德夫人康克清为他与夫人孟瑜做媒成亲;在中央苏区的反围剿战斗中他救了彭德怀;抗战期间他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曾与王若飞斗酒,与乔冠华斗诗,董必武称他“双枪骁将”,叶剑英赞他是“虎穴斗士”;在八路军桂林办事处与越南共产党主席胡志民,与毛泽东的老师徐特立天天在一个锅里吃饭;在延安当党的“七大”代表时,陈毅每天跑到他住的窑洞蹭饭吃;邓小平要他带兵就要当好团长;指挥闽北剿匪战斗时,他向叶飞要指挥权并保证三个月内肃清匪患;在南京军事学院毕业典礼上,刘伯承元帅授予他优等生奖状;1960年军委开扩大会议,林彪对他说:“老虎,当年你杀了我一个营长…”;文革中叶剑英的女儿住在他家里入伍参军;他遭受迫害时,是周恩来的批示解放了他。他逝世后,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宋平为他题词:“虎穴骁将龙飞虎。”
     
    一、少年革命 投奔井冈
    龙飞虎是江西永新县在中乡斜陂村人,1915年2月13日生。他出身贫寒,六岁丧父,被迫给地主当长工放牛受尽了苦难的折磨,也磨练了他坚强的意志,和不服输的性格。1927年,龙飞虎跟随兄长龙腾云参加了本村农民自卫队暴动,被改编为赣西南特委所属部队。龙腾云任中队长,龙飞虎任传令兵。1928年6月23日,毛泽东、朱德在永新县龙源口击溃赣敌杨池生、杨如轩部五个团的进攻,歼敌1000余人获龙源口大捷。龙飞虎参加了赣南特委部队配合红军作战,战后正式编入红军,跟随毛泽东、朱德上了井冈山并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冬天在红军第四纵队转为共产党员。参加了保卫中央苏区的历次反围剿作战和二万五千里长征;历任排长、连政治指导员、红三军团政治保卫局侦察科员、便衣队长、红一方面军侦察科长。
     
    孤胆英雄
    1930年,龙飞虎15岁,已担任了师部通讯班长。参加了攻打长沙战役,龙岗战役和第一次反围剿作战。在一次战斗中,他冲锋在前,孤身一人突然与十余名敌军相遇;他急中生智,迅速占领附近一块高地隐蔽起来,朝天放了一枪,高声喝道:“不许动放下枪,举起手来,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这伙流窜的敌兵,被这突来的喊声吓破了胆,乖乖地放下武器。并听从龙飞虎的指挥把枪栓卸下,每人背着枪站好队。当看到龙飞虎只是一个端着枪的小红军时,后悔不迭,但为时已晚!龙飞虎孤身一人押着这群俘虏返回师部后,立即在军营中传为美谈,受到了师政委彭雪枫的赞扬。
     
    男扮女装智擒土豪
    1931年11月龙飞虎所在的红三军团二师七团奉命增援红三师攻打会昌。攻克会昌后又奉命进驻会昌县的罗田圩继续开展群众工作。罗田圩西面二十多里的一座孤山上,山顶有座庙,香火很旺,地主土豪就躲在庙里。此山的东、南、北三面都是悬崖峭壁,无法攀登,仅西面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可通山顶,但必须经过一座小吊桥才能进到庙里的土埕,地主土豪在桥头筑起堡垒,用几支枪守着山道和吊桥,真正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龙飞虎带着七、八个十四、五岁,眉清目秀的侦察员化装成上山进香的大姑娘,腰藏手枪和柠檬式手榴弹,挎着装满香、烛、纸钱、瓜、果、烟、糖的竹篮子,跟在化装成老太婆的副团长吴志力的身后爬上山顶,进了庙门。龙飞虎率领侦察员们迅速掏出武器制伏了匪兵,而后,带着三个侦察员按战前的分工,举枪冲出庙门,缴了哨兵的枪,控制了吊桥;接着用花头巾对山下发出讯号,山下埋伏的接应部队迅速上山,大获全胜。
     
    勇救彭德怀
    龙飞虎先后任红三军团红八军六师七团尖刀班长、排长、连指导员。他在战斗中不仅表现英勇顽强,不怕牺牲,而且机智灵活;曾扮做作伙夫两个月,侦破机枪连长叛变案,立了功。在任红三军团政治保卫局侦察员时,他腿部中弹负伤,独自在山中爬行五天五夜,靠野菜、野果果腹,甚至在夜里爬到老乡的猪食缸中捞泔水充饥。他以无比坚强的毅力,克服难以想象的痛苦,终于返回部队,胜利完成侦察任务,受到军团长彭德怀的表彰。他任通信排长时,发现师长郭炳生叛变,果敢地跟随师政委彭雪枫与之斗争,革命立场十分坚定。
    “在中央苏区的时候,在一次战斗中,我军失利了。队伍被冲散,彭德怀同志让敌人发现了。敌人紧紧追上来,追到一条川里路旁一个亭子时,就很近了。在这千钧一发之计,龙飞虎、黄赤波、覃应机几名保卫干部从侧面飞身赶来,一面向敌人射击,一面由两个人并排着紧挟着彭总往前跑。……终于使彭总安全脱险。”(摘自陈复生著《三次被开除党籍的人——一个老红军的自述》)
     
    长征尖兵 历艰险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龙飞虎任红一方面军政治保卫局侦察科便衣侦察队队长,他带领侦察员始终走在长征部队的先头,是真正的长征先锋。
    部队涉水过乌江时,水流冰冷湍急,稍不留意就有战士被激流冲走,那时龙飞虎个子小,一下水就感到腿肚子抽筋,水没了脖子,他急中生智,抓住身旁的一匹战马的尾巴,就这样连拖带拉的过了江。 过草地后,经甘肃境内时,一次龙飞虎率领侦察员突然遭遇敌人骑兵,当时没有打骑兵的经验,刚放一、两枪,敌骑兵就呼啸而来,刀光闪处,我侦察员也有了伤亡,在混战中,不知到先射人还是先射马;龙飞虎急中生智高喊:“集中火力打最前面的马!”侦察员都是清一色的二十响驳壳枪,一阵猛烈扫射,最前面的敌人连人带马被打翻在地,后面的敌人才慌忙撤退,侦察员们终于脱离险境。
     
    二、战斗在龙潭虎穴
    1936年12月12 日,东北军将领张学良和西北军将领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扣押了在西安指挥剿共的蒋介石,并通电全国呼吁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同时,邀请中国共产党派出代表团参与西安事变的解决。党中央派出了周恩来、博古、叶剑英为主的代表团,赴西安谋求和平解决西安事变;龙飞虎正在红军大学学习,被挑选为周恩来的警卫副官,在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险境中,圆满地完成保卫周恩来的任务。特别是1937年2月2日,东北军少壮派军官刺杀了东北军军长王以哲,制造了血腥的“二二事件”,使西安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东北军在前线的将领率部队撤出渭南防线,开回临潼,声言要为王以哲报仇。中央军乘机开进渭南,直逼西安,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内忧外患局面。为了制止东北军自相残杀,周恩来奔走在荷枪实弹的各派之间,做了大量的说服工作。“为了避免损失,周恩来与博古、叶剑英商议,由博古、叶剑英、李克农、罗瑞卿率中共代表团大部人员撤到云阳红军总部;留下警卫副官龙飞虎、杨家保、机要员童小鹏 和报务员彭绍坤、林青跟随周恩来、刘鼎坚持在西安,谋求和平解决西安事变。”(引文摘自童小鹏著《风雨四十年》)在险象环生的复杂情况面前,龙飞虎紧随周恩来左右,机智勇敢,以高度的革命责任感和警惕性做好警卫工作,保证了周恩来的安全。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他跟随周恩来在国民党统治区开展统战工作11年;从此,他的人生开始了伴随领袖的光彩篇章,先后担任第十八集团军、新四军驻太原、南京、武汉、桂林、重庆办事处副官处长,交通科长,中共中央南方局保卫科长,周恩来公馆馆长,中共代表团总务主任、副秘书长兼行政处长等职。
     
    派驻东北军
    有一次张学良陪周恩来吃饭,席间,张学良问周恩来:“这次能否派几个红军大学的学员到东北军帮助工作。”周恩来说:“我这次就带了这几个卫士。”张学良看着龙飞虎问:“你多大了?”“今年二十一岁,是个老红军!”龙飞虎答。张学良笑着说:“还是个儿童团嘛!”众人都被龙飞虎的率真引出一片朗朗的笑声。后来,龙飞虎等四人被派到东北军的军纪督察处和特务团协助工作。他们住在张学良公馆楼下,主要任务是保卫中央首长的安全。军纪督察处由张学良的卫队营长孙铭久任处长,红军方面,罗瑞卿和杜理卿任科长,龙飞虎等人任科员。后来 ,龙飞虎穿着东北军少校副官的军服安全撤出西安,回延安任中共西北局情报科长。
     
    携带朱德、叶挺私章的交通科长
    1937年8月18日,周恩来在太原发电报,要时任西北军政委员会保卫局情报科长龙飞虎,急速赶往太原八路军办事处,负责周恩来的警卫工作。这时,龙飞虎刚新婚三天,急忙告别在军委办公厅服务社工作的妻子李秀春(孟瑜)奔赴太原。龙飞虎到八路军山西办事处后,跟随周恩来奔波在山西、南京、延安之间,受周恩来委派也经常单独来往各地的八路军办事处之间。 在武汉,龙飞虎任八路军(新四军)办事处交通科副科长,专门跑外负责对外联络,他经常与国民党的运输部、铁道部、军令部联系物资调配、车辆运输等事宜。他身上带着朱德和叶挺的私章,以八路军总部少校参谋名义与国民党军政部门打交道。1938年元月,龙飞虎到了长沙、衡阳,领了一些弹药,并负责送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凡是给八路军的物资,龙飞虎就在收条上盖朱德的私章,给新四军的物资就盖叶挺的私章;只要有武器就去申领,不论多少,领一点是一点,待物资集中后,龙飞虎负责带领押运副官将物资运往八路军和新四军驻地。
     
    长江遇险
    1938年10月22日,日军即将进攻武汉,周恩来亲自指挥中国共产党长江局机关、八路军办事处和新华日报社的撤退工作并到码头送行。他指定交通科长龙飞虎负责乘坐的“新升隆”号轮船上的警卫和行政工作。10月23日上午9时,“新升隆”号江轮行至湖北省嘉渔县燕子窝时,遇到日寇飞机空袭,不幸“新升隆”号中弹起火,龙飞虎迅速组织留船警卫的人员跳水,在船要沉没前,自己才跳水求生,在水中漂流了几个小时才被渔民救上岸。但船上有新华日报社的16位同志,八路军办事处的9位同志遇难,搭船的难民也遇难了。新华日报社的机器、油墨、纸张等许多物资都随船沉没,遭受了重大的损失。龙飞虎临危不惧,沉着果断地指挥警卫人员跳水,减少了损失,绝处逢生,更显示了他革命的坚定性和过人的胆略。
     
    镇南关外运输忙
    1938年11月,龙飞虎到广西桂林十八集团军(八路军)办事处任交通科长。桂林西通滇、贵、川、陕,东达湘、赣、浙、皖,是重要的交通枢纽,是抗日的大后方,又是通往新四军驻地的要道。上海、广州沦陷后,由海外沟通国内的运输线只有从越南海防入口,经镇南关进入广西这唯一的通道。1939年龙飞虎组织了有几次大的运输任务,其中一次从国民党军需仓库争取领到两万条军毯,还有从香港购来的电器电讯器材送到新四军。从广西河池转运过一批火药去延安。他先后接了由新加坡回来的第二期华侨服务团、由当时泰国、缅甸、菲律宾党组织送来的华侨军乐队,送到新四军驻地。1939年5月至9月又到海防接收转运海外华人经香港保卫中国大同盟香港分会为支援八路军、新四军筹集的78台卡车、3台救护车、和汽油、药品、和通讯器材。前后花了三个月时间,在白天敌机轰炸,只能夜间行车,沿途克服深沟陡坡急流,要对付国民党所设的无数关卡检查站的百般刁难、阻挠扣留等借口,争分夺秒地抢运,把物资运到延安,为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宝鸡斗顽敌
    1941年1月初,龙飞虎带着颜太龙、蒋泽民、李金元、朱友学四名押运副官,护送四十余名干部分乘三部大卡车一部小车,由延安赴重庆。行经三元、咸阳,第三天到达宝鸡,住宿在一家大旅馆。为了斗争的需要,中央指定龙飞虎负责带队。除了他以十八集团军驻重庆办事处中校交通科长名义,带领四名副官及司机用真名实姓外,其他人员一律用假名;所有人员都造有经国民党军政部批准的花名册,并配发了护照,以便于沿途,坚持合法斗争。
    当晚接到国民党宝鸡交通运输检查站的通知,“所有人员不得分散,不得离开宝鸡!”龙飞虎立即派人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将敌人的阴谋、企图报告给办事处,根据重庆和延安的指示,向同行的国民党联络参谋和检查站提出了四条严厉的口头抗议。经过重庆、西安两个办事处的抗议和龙飞虎的当面斗争,最后国民党特务不得不放行。除少数人员折返延安外,全体人员、车辆安全的到达重庆。周恩来特别在南方局的党支部大会上表扬龙飞虎:“有胆有识。对敌斗争有理有节,坚持了原则。”中共中央南方局在1942年整风时对龙飞虎做出了,“ 立场坚定,对敌斗争坚决、顽强、勇敢”的鉴定。
     
    三、保卫领袖勇敢忠诚
    周公馆的守护神
    1939年12月间,龙飞虎来到当时国民政府所在地重庆,任第十八集团军驻重庆办事处交通科长;对内是中共中央南方局的保卫科长、副官处长、周公馆的馆长兼党的分支部书记。负责保卫周恩来及办事处的安全。
    周恩来到达重庆后,住在曾家岩50号一幢三层小楼里,当时被称为“周公馆”。周恩来和代表团的同志住在一楼、三楼及二楼的一部分。二楼住有两家国民党特务,传达室有一半也是特务在把门。大门外有个卖香烟的特务常年监视着周恩来。附近还有许多便衣特务装成卖橘子、甘蔗的小贩,坐茶楼喝茶的客人密切监视着周公馆的一举一动。50号对面的胡同口,是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的公馆和特务机关,门口停着跟踪用的汽车,只要周恩来一走出曾家岩50号,特务们立即尾随盯梢。迫于政治上的压力,特务们不敢公开绑架中共代表团的人员,但经常绑架与中共代表团接触的地下党同志和爱国人士。所以,党内同志和爱国民主人士往来曾家岩50号都非常小心。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中,要做好周恩来的安全保卫工作,是极其艰难的。龙飞虎审慎地观察、分析了周公馆的所处的环境,与有关人员一起讨论制定了一个详细、周密的保卫方案。龙飞虎每天都要细致、缜密地布置好当日的保卫事宜。他本人则腰挎两只驳壳枪,在周恩来外出时,行影不离周恩来左右;周恩来一身正气,龙飞虎威风凛凛,给特务们以极大的震慑。据原国民党军统局中将处长沈醉回忆,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军统特务的文件中,看到了监视对象龙飞虎的名字,并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以致几十年后,在他的回忆录中还提及龙飞虎这个令他难忘的名字。
    在重庆的岁月里,为了甩掉特务盯梢,保护爱国民主人士和地下党员免遭不测,周恩来每次外出都与龙飞虎仔细研究行车路线,龙飞虎据此安排与敌斗争的办法,每次都是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七拐八弯把特务甩掉。
    有一次,龙飞虎护送周恩来会见友人,就安排利用重庆山城道路坡度大的特点,让司机突然加速冲上坡顶再加速冲下坡紧急制动在坡下,让周恩来下车迅速进入停在路边的要会见的友人车内离开,然后,放慢车速让特务的车子跟上来,领着特务到国泰大戏院门口,让特务在戏院门口傻等。
     
    护送毛泽东赴重庆谈判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赢得了八年抗战的胜利。此时,蒋介石政府的主要兵力都龟缩在大后方,为了发动内战调动兵力争取时间,蒋介石假惺惺,在十天之内发了三个电报邀请毛泽东访问重庆,共商和平大计。党中央经慎重研究,决定毛泽东赴重庆与蒋介石举行和平谈判。1945年8月23日,龙飞虎跟随周恩来从延安乘飞机陪同毛泽东到重庆,任中共代表团总务处长;他全面负责毛泽东的生活和安全保卫工作;一同担负保卫工作的还有陈龙、颜太龙。毛泽东戏称他们是“二龙一虎。”毛泽东在重庆住了43天,龙飞虎行影相随,圆满地完成了保卫毛泽东的任务。
     
    跟随毛泽东转战陕北
    1946年4月龙飞虎赴南京任中共代表团副秘书长兼行政处长他先期赴南京与国民党政府接洽,为中共中央代表团筹备住房,选定了梅园新村。
    1946年9月解放战争开始后,龙飞虎返延安任毛泽东行政秘书兼中央纵队一大队大队长跟随毛泽东转战陕北。负责保卫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人和中央纵队司令部的安全,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飞虎拦车
    1947年3月18日毛泽东从延安撤出时,乘坐一辆中吉普车,车上坐着毛泽东、周恩来、王震、江青和行政秘书龙飞虎、警卫排长阎长林,其他人员乘坐另一辆中吉普,后边还有一辆大卡车,拉着电台、警卫部队。龙飞虎开始安排的行军编队是:先头一个骑兵排开路,而后是其他人员乘坐的中吉普,再后是毛泽东乘坐的中吉普,紧跟着是卡车。车辆编队一路通过飞机场、柳树店、拐峁几个可能出现敌情的关口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此时,王震司令员也下车告别毛泽东回部队了。
    重新上路后,毛泽东坐的车跟在前车后面,弄得一个个灰头土脸。龙飞虎认为比较安全了,可以让毛泽东的车走在前面,就让司机老周超车。可是前车司机不明白,老周开得快,他也开的快,老周按喇叭,前车还以为嫌他跑的慢,又加足马力。周恩来摇摇头说:“算了,就让他们在前面走吧,他们在前面我们吃土,我们在前面他们吃土,总有吃土的。”
    毛泽东坐在司机旁边,龙飞虎挨着毛泽东坐在后车箱体上,手扶着车舷,脚踏着前踏板。毛泽东侧过脸开玩笑地对龙飞虎说:“老虎啊!你不是飞虎嘛!你有本事就飞过去叫他们停下,让他们走在后边,咱们就不吃土了。”龙飞虎说:“好!我不用飞,走也能赶上他们。”接着,龙飞虎叫老周停车,前车看到后车停了,也停了下来。龙飞虎快步走到前面,交代他们跟在后面,然后让老周把车开到了前面。当龙飞虎上车后,毛泽东笑着说:“老虎,你还真有办法。”此时,龙飞虎笑了,周恩来等人也笑了。
     
    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赠言
    党中央、毛泽东转战陕北一年后来到了河北平山县西柏坡,决定中国命运大决战的时刻已经到来。龙飞虎决意回到作战部队为解放全中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他向毛泽东、周恩来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得到领袖们的支持。临别前、毛泽东、周恩来分别与龙飞虎恳谈了一次话。毛泽东说:“老虎,你人很聪明,胆大心细,忠勇可嘉,到部队后要戒骄戒躁,切莫摆架子。”周恩来说:“老虎,你对党忠诚,对敌斗争勇敢顽强,机智灵活,但你的缺点是勇有余,谋还不足,到部队后,还要加强学习。”
    龙飞虎牢记领袖的教诲奔赴解放战争第一线,在河南洛高县附近,遇见了邓小平、陈毅。“老虎,你不在主席身边,到这里干什么?”邓小平问。龙飞虎说:“我分到部队工作了。”邓小平笑着说:“是不是你调皮捣蛋,主席不要你了?” 龙飞虎也笑着说道:“是我要求下部队锻炼。”邓小平说:“好,下部队你就要下到团里去,你能指挥好一个团,今后必定能指挥好一个师、一个军。”龙飞虎当时的职务已是旅(师)级干部,他应陈毅之邀,分到了华东野战军并坚决要求下到第一线作战团队任职。
     
    四、奔赴前线、决战东南
    龙飞虎于1948年初,响应党中央的号召,主动要求到作战部队任职。任中央川干支队第三大队大队长,后调任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二十八师八十二团任副政治委员、团长兼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二十八军八十二师副政治委员、八十四师代理政治委员,参加了宛西战役、睢杞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凇沪战役、福州战役。
     
    泉城鏖战急
    1948年9月16日我军发起了济南战役,这是人民解放军首次攻打大城市。龙飞虎所在的华野十纵队二十八师八十二团和兄弟部队一起投入了攻打济南市西郊的外围战斗,攻打敌第一防线古城镇。据龙飞虎当时的警卫员刘忠孝回忆:在作战会议上,团长提出把主攻任务交给能打硬仗、屡建战功的一营。龙飞虎从全面锻炼部队出发,建议把主攻任务交给担任主攻教少的二营。团长是一个能打硬仗但有点军阀作风残余的优秀指挥员,他容不得半点不同意见,在他任团长期间,凡事他说了算,没有政委什么事。此时,见龙飞虎一个新来乍到的副政委对战斗部署提出不同建议,不由得心头火起,他把手中的铅笔往地图上一摔说:“好,你来指挥吧!”随即离开了作战会议室。团长走后,在十纵队打仗有“疯子”美名的一营长开始高声发牢骚,会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龙飞虎猛的一拍桌子,对着一营长喝道:“你懂的什么?你这个草包闭嘴!”他抓起图上的铅笔在地图上下达命令:“二营主攻,一营助攻,三营预备队,参谋长按我的决心部署计划各种保障,哪个单位完不成任务,我那你们是问!”会后,“龙飞虎来到二营亲自对爆破队做了战斗动员,并与二营董营长一起指挥战斗,与守敌进行了激烈的战斗,为夺地堡群曾三得三失,危急时刻,龙副政委和董营长命令五连、六连只能前进,不能后退,拂晓前,终于占领了村南两个地堡群。18日顺利拿下古城。”(引文摘自《虎穴骁将——龙飞虎纪念文集》刘中孝撰文“给龙飞虎首长当警卫员”)战后,团长斜者眼对龙飞虎说:“你还会打仗……”
     
    淮海战役徐东阻援
    1948年11月6日,华东野战军以雷霆万钧之势,挺进淮海地区,拉开了淮海战役的序幕。战役第一阶段,龙飞虎所在华野第十纵队与第七、第十三纵队,从皱县、腾县等地南下歼灭第三绥靖区之敌,而后渡过运河,直插徐州以东,以牵制敌十三兵团,阻击徐州东援之敌。
    龙飞虎此时任二十八师八十二团团长兼政治委员,在11月11日率部南渡不老河,在师的编成内占领大庙、土楼一线作为师的第二防线。12日,李弥、邱清泉调集五个师向东推进,增援黄伯韬兵团。13日,李弥东援主力对二十八师主阵地全面攻击。八十二团在马庄、姚庄、大庙与敌二00师一部激战,敌人以蒋纬国战车团的坦克为先导,在猛烈的炮火轰击下,向我军阵地发起猛攻,战斗异常惨烈,一度敌坦克突破了阵地冲向了团指挥所,龙飞虎急令勤杂人员全部参加战斗;由于我军没有反坦克武器,一时间部队束手无策,都请示龙飞虎怎么办?为了稳定部队情绪,龙飞虎下令:“放过坦克打步兵,各连用88式掷弹筒打坦克,我用过管用!”此时,通讯员急忙说:“用这个不管用,打上去会弹飞。”龙飞虎大喝一声:“你再胡说八道,我枪毙你!”其实,通讯员说的有道理,但他却不明白龙飞虎的意图;因为部队没见过坦克,也没有有效的武器,一旦说明无法对付这个怪物,整个部队就会产生恐慌情绪,很可能防线就崩溃。所以龙飞虎一面下令用掷弹筒打坦克,一面急令组织爆破队用炸药包和缴获的反坦克手雷炸毁了突入阵地的4辆坦克,击退了敌人的进攻,守住了阵地。保障了我主力部队全歼黄伯韬兵团的胜利。
     
    战上海刘行攻坚
    1949年5月12日,我军发起凇沪战役。二十八军的任务是:首先攻歼刘行、国际无线电台和杨行之敌,尔后,集中兵力攻歼吴淞口之敌,断敌海上退路。龙飞虎任八十二师副政委率二四四团配属八三师围攻刘行,以保障攻击保山、吴淞之二十九军的右侧及沿京沪路攻击安定之二十六军的左侧安全。八十三师令二四四团、二四七团由刘行西、东面向敌进攻;二四八团攻打国际无线电台;二四九团为师预备队并保障二四八团的安全。5月14日晚发起攻击,二四七团因战术运用不当,攻击受挫,伤亡严重。龙飞虎指挥二四四团三营、一营在刘行西北角、西南角攻击;三营多次冲锋未奏效。一营在战斗中采取小群攻击战术手段,进攻顺利,泰安连(二连)仅用半个小时的时间,首先占领敌地堡,突破西南角前沿阵地,龙飞虎和邢永生团长立即决定三营转移攻击点,留七连继续在西北角佯攻,掩护营主力移至一营攻击的西南角。三营进入西南角攻击位置后,龙飞虎立即随突击部队进入被占领的地堡内,靠前指挥。此时,敌一个营的兵力实施反冲击,猛烈的炮火将龙飞虎封锁在地堡内;情形十分危急,身边只有一个通信班、一个警卫班。龙飞虎急令宋家烈副团长率警卫员、通信员反击。宋家烈脱光膀子双手握枪,一声大吼,率警卫员、通信员冲出地堡,用猛烈的卡宾枪、冲锋枪的火力一阵猛扫,将来犯之敌击退。“此时,三营九连一个排赶到,立即协同警卫、通信员向敌冲击,直至与从东南角突入的四连会合,彻底粉碎敌之反冲击。师、团首长直接指挥警卫、通信员打敌反冲击,这在我军战史上不多见。”(引文摘自《虎穴骁将——龙飞虎纪念文集》贾培英著“怀念老首长”一文)
    在凇沪战役中,龙飞虎指挥二四四团作战英勇顽强,率先突破了刘行,为主力攻克浦西敌人坚固设防的主阵地打开了通路,为解放上海作出了贡献,该团一营二连创造的小群攻击战术手段为全军广泛采用,1949年6月,二十八军授予该连“凇沪扬名连”的光荣称号。
     
    五、驻闽五十年 海防建功业
    新中国成立后,龙飞虎任二十八军八十四师政治委员、八十二师政治委员、政治委员代师长、二十八军副政治委员、福建军区后勤部长、福州军区后勤部长、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副政治委员、顾问等职。
    龙飞虎于1953年10月任福建军区、第十兵团后勤部长,1956年8月任福州军区后勤部长,1969年8月任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后勤部长,/1970年12月才正式离开军区后勤部。他在后勤部长的岗位上整整干了17年,是当之无愧的海防建设的创业人、奠基人。
    龙飞虎格外重视和抓紧后方基地建设。他在任内根据现代战争的要求和作战方针,经过多年的努力在战区纵深,逐步建成了一批配套齐全、上规模、高质量的后方基地,保障作战需要的装备物资,基本上从地面转入地下 ,为战区后方保障打下了雄厚的物质基础,提供了有效的安全措施。
    龙飞虎在任福州军区副司令员期间,十分注重机关建设,关心爱护专业人才。1980年,他经过调查研究,提出过精简调整和改革后勤体制的建议,在全区后勤部门深入开展一次精简调整和改革编制为中心的整顿活动,取得了良好效果。新华通讯社曾在《内部参考》上做过报道。
    他担任福州军区副政委期间,分管干部工作和民兵工作。他热心扶助青年干部,关心老干部工作。在领导军区离退休干部工作期间,做了大量的工作,付出了辛勤的劳动,较好地解决了干休所选点、建房等重大问题,赢得了老同志们的赞誉。
    1999年7月1日,龙飞虎因病医治无效在福州逝世。(福建省新四军研究会腾云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