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专题> 社团文化

    社团文化

    虎穴藏忠魂

      转自:“民族之光网”

     

    杨国栋

     
    1894 年一个风雨飘摇的夜晚, 吴石诞生在福建省闽侯县螺洲镇 (今福州市仓山区螺洲镇吴厝村) ,他小时候的名字叫萃文, 字虞薰, 号湛然, 吴石是他成年后的大名。他是被策反的中共打入国民党内部的最高情报官。自 1940 年初吴石受到中共官员吴仲禧的策反后加入中共地下党, 潜伏于国民党军事参谋部卧底, 为中共输送情报, 至 1950 年 2 月吴石被 “同志” 出卖而被捕入狱, 同年 6 月被国民党杀害,吴石一共在国民党高级军事机关潜伏达 11 年之久,为中共方面输送了大量军事政治秘密情报。据说,吴石将军被杀害后,这个被称之为“密使 1号” 的案卷送到毛泽东主席手上, 他老人家看后都受到震动, 为此十分感慨地写下一首五言绝句的诗赞之:“惊涛拍孤岛, 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 曙光迎来早。” 这是毛泽东为中共潜伏英雄唯一留下的诗词。
     
    吴石生活的晚清民初, 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既黑暗又火红的年代。辛亥革命的胜利, 使得像吴石这样的热血青年心潮澎拜。1911 年夏天, 吴石与好友也是福州人的吴仲禧积极投身到福建北伐学生军之中, 参加了光荣的辛亥革命。他在武昌预备军官学校和保定军官学校学习四年, 学到了丰富的军事知识。与他一道同学受业的除了吴仲禧, 还有后来声名显赫的白崇禧、 张治中将军。吴石在国民党军界一干就是 30 年,从学生军到何遂第十四师军械处长再到军校教官、 师参谋长、 北伐军总参谋部作战处长,整个北伐期间他可以说比较顺畅不断晋级。北伐胜利后, 吴石应当时主政福建的方声涛之邀, 回闽任军事厅长。 1929 年, 吴石又以保定军校状元身份由福建省政府派往日本炮兵学校和日本陆军大学学习。1935 年, 饱学之士的吴石踌躇满志地回国为民效劳。他被任命为总参谋部第二厅处长,专事日本情报的收集、 整理、 归类、 研究, 被公认为是中国的 “日本通” 。这时节, 吴石依然保持同白崇禧之桂系的紧密联系。不久, 他就被晋升为少将。
     
    如果仅仅从吴石的这些军事生涯中或者说履历表中看, 很难想象他后来会被中共策反成功。吴石并非一开始就 “身在曹营心在汉” , 但他是一位富有理想的正义感很强的青年少壮派军人。他身处国民党中高层, 又是军界精英, 熟悉蒋政权内部诸多黑暗与劣迹, 特别是看不惯党内军内高官的腐败和无能, 加上他学富五车, 胸有大志, 身怀韬略, 很想到抗日战场第一线发挥自己的军事才能, 带领部队亲临前线作战, 为杀灭日寇贡献热血和才智。然而,他的请求总是得不到上司的赞同和答复。这使他十分泄气。尤其是当他看见一些官位显赫的中将、 上将, 因指挥无能屡吃败仗, 丢尽颜面, 他更加感到自己有责任为国效力, 于是再次申请带兵上前线杀敌报国。然而, 在上司眼里, 他吴石不过是个军中书生, 出点子可以, 上战场不行。这就彻底地挫败了吴石为 “党国” 效力的积极性。后来, 当他看到毛泽东的 《论持久战》 后, 身心为之震撼, 这才发现, 国民党之外还另有高人, 为此深深折服毛泽东深邃的军事战略思想。应该说, 这时期的吴石, 思想基础已经发生动摇和倾覆。
     
    1940 年春, 一个细雨霏霏的日子, 吴石突然接到分别相隔 20 余年的老友吴仲禧的电话,说是要在柳州与他会面。这令吴石十分欣喜。吴仲禧策反吴石基于三方面考虑:一是他们同乡同学友谊深厚, 平时无话不说; 二是 “两吴” 平时有书信往来, 互相之间了解深透, 有相当的策反思想基础; 三是吴石身处国民党军事机关高位, 掌握相当多的军事政治和时局机密。如果策反成功, 将可从国民党军队内部获取相当数量的机密甚至绝密情报; 如果策反失败, 依吴仲禧对吴石人品的了解, 加上他们深厚的友情, 吴石未必会出卖吴仲禧。当旧友加上同乡同学相逢时,“两吴” 都感慨万千。他们开始时叙旧,继而是谈感受谈见识。吴石是一个心地透明的人,他的话语语气中透散出对党国上层的怨气一经吐露, 当即就被吴仲禧抓住。其时, 吴仲禧任国民党第四战区长官部军务处长兼韶关警备司令,少将军衔。但是, 吴石并不知道吴仲禧已于 1937 年被策反成功并秘密加入了共产党。他此行的任务就是像过去他被他人成功策反一样将吴石策反成功。当时,他们谈到了中共许多事情。如毛泽东的《论持久战》 , 吴石对周恩来的印象, 他听过周恩来作报告后的感受,他同共产党高官叶剑英的接触和了解、 联络等等。吴仲禧很快意识到吴石跟他有很多的共同见识和思想基础。接下来, 吴仲禧对吴石的策反就变得顺理成章。吴石秘密加入中共后, 也像吴仲禧一样, 继续留在国民党军事部门工作, 只是多了一个重大任务, 就是不间断地向中共地下党输送秘密军事政治情报。
     
    1942 年 1 月, 吴石升任国民党政治部参谋兼部长办公室主任, 晋升为中将军衔。由于当时处于国共合作时期, 吴石并不因为共产党军队是友军而明目张胆地为其提供情报。相反, 他深知在隐蔽战线做秘密情报工作深藏自己不露真相的重要性。他严格遵守地下党秘密单线联系的规则和纪律, 除了同吴仲禧和下线的 “交通员” 联络外, 不再同任何人发生关系。应当说, 这个时期的吴石, 已经是一位成熟的地下党情报官。依他对时局的分析, 抗战胜利后国共必有一战, 只有安全地潜伏到那时候, 才能为中共提供更多有价值的军事政治情报, 为人民解放事业发挥更大的作用。不久, 吴石被调往国民党第四战区, 直接参加抗击日寇的战斗。这虽然了却了他往昔不能上战场直接抗击日寇的心愿, 但他毕竟不是一支部队的头领,还是不能发挥他个人的才智。由于他跟白崇禧的关系非同寻常, 因而他在抗日前线还算游刃有余。据说, 他还在战场上救过被误当日军抓住并差点被就地枪决的越南共产党领导人胡志明。抗战胜利后, 吴石又被调回军事机关,任国防部史政局长。两年后, 吴石又通过吴仲禧介绍参加了 “民联” 组织, 投身革命阵线, 直接受他早期的老领导何遂 (新中国成立后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司法部长) 领导, 单线联系。由于自己的请求, 加上有上方长官说话, 吴石不久调任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由于有吴石这层关系, 中共中央社会部决定在福州建立特别情报工作站, 并派遣谢筱迺 (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共中央党史资料征委会副主任) 到福州领导福州情报站工作。中央社会部还把秘密电台设立在中共地下党员蔡训忠家中, 从此开辟了中共中央、 华东局和福建的秘密联系。按照上级党的指示,吴石通过何遂与谢筱迺接上关系, 依然进行单线联系。吴石向谢筱迺提供了许多重要军事政治情报。比如解放大军横渡长江、 转战上海、 挺进东南过程中, 吴石向中共方面提供国军最新抵抗共军的时间表和路线图,还将国民党国防部《全国军备部署图》 、 《沪宁沿线军事部署图》等核心绝密军事情报送给中共和华东局。其后, 吴石更加关注人民解放军进攻福建的战情, 为此提供了国军在福建沿海一线的军用地图和部署计划, 使得解放大军南下福建进军顺利。这一时期, 吴石和他所联系的地下党人的情报工作, 得到中央和华东局领导的高度赞赏。尤其值得一说的是,吴石提供的军事绝密情报, 有的因其重要性会被直接送往最高层, 就连毛泽东和周恩来都能看到吴石提供的情报。毛泽东对于吴石的赞扬, 被地下党交通员口头传达到吴石耳中, 这使他万分兴奋, 不但认识到他所提供军事绝密情报的重大价值, 还感受到共产党领袖对他的关注、 厚爱和支持, 这使他信心倍增, 工作起来更加卖劲。周恩来总理对吴石了解更多, 他曾向中共中央社会部口头转述对吴石的关心和鼓励, 勉励他在更加努力工作的同时, 应当更加注意隐蔽自己保护自己。吴石听到周恩来总理的鼓励后更加感到党的温暖和支持, 也就更加感到肩上担子的重量。有一次,毛泽东主席来电向社会部询问, 直接点名请吴石同志再核实一下某个国民党军队的番号和驻扎地点。吴石接到此项任务后高度重视, 为能亲自为共产党最高领袖服务而欣喜万分。他当即进行艰苦细致的调查工作, 不但弄到了毛泽东主席需要的那个国民党军队番号和驻扎地点, 还提供了这个部队的军事实力和作战特点。更重要的是, 他给自己加码, 将蒋介石的 “全国作战部署图” , 特别是台湾和东南沿海的部署图, 以及国民党军队的整个军事动向, 包括国民党军队在福建的战斗序列及兵力统计等等绝密情报, 一股脑儿都提供给了中共, 直接到达毛泽东主席手上。在此期间, 吴石还将国民党军队准备在福州城外构筑永久性军事工事的消息通过地下党透露出去, 被中共接收后很快在广播和报纸泄露出去, 使得全中国老百姓都知道此事并强烈表示反对和抵制。这事气得蒋介石差点吐血。一向疑神疑鬼的蒋介石为此当即改变计划, 顺应 “民意” 而下令国民党军队停止实施在福州城外构筑现代化军事工事, 这就为福州在解放大军顺利解放福州进驻福州取得先决条件。福州因为没有坚固的城防工事,很快被解放大军突破并顺利解放, 客观上使得福州这座千年古城在解放战争中免遭战火洗劫。
     
    作为吴石引路人的吴仲禧, 最后一次与吴石将军见面是在 1949 年的 7 月,地点设在广州和香港两地。其时, 吴仲禧因为完成了他在国民党军中策反、 传递情报等任务, 根据上级组织的安排, 他顺利脱离了国民党军队, 被安置在广州人民政府部门工作。他们见面时, 吴仲禧规劝吴石也像他那样, 当即脱离国民党虎穴, 安全回到共产党军队 (或政府) 任职。 吴石说, 他还有潜伏卧底的价值。 原因是他即将调任台湾当局国防部参谋次长。他对吴仲禧说, 我为人民做的事情还太少, 现在既然还有机会, 就应当抓住时机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更大贡献。吴仲禧劝他说, 如果你继续选择留在国民党军队潜伏卧底, 好是好, 但风险太大, 弄不好就会被杀头!吴石坚定地表示: 只要能为人民解放事业做贡献, 个人冒点风险算什么?吴石还向吴仲禧交底: 组织上 (即中共华东局) 已经给了我吴石 “密使一号” 的联络代号, 我就要坚定地干下去并且干好。为了避免国民党高层包括蒋介石对他怀疑, 他决定除了大儿子韶成和大女儿兰成留在大陆外, 他将妻子王壁奎和未成年的女儿一块带到台湾去。吴仲禧被吴石的坚定所感动。但是他怎么都想不到, 这一次 “两吴” 的会面, 竟成了永诀!吴石在离开福州飞往台湾之前, 还干了一件大事,就是利用时局混乱和国民党高层对他的信任,由他有意的将他任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期间保管的几百箱档案资料, 转交给当时与他秘密联络的地下党人王强, 嘱咐他一定要像保护自己的生命那样保护好这几百箱档案资料, 做到 “人在档案在” , 绝不丢失一件, 等到福州解放的那天, 完整无误地交给共产党组织。后来, 福州解放后, 这批极具价值的档案资料交给了社会部、 公安部, 为共产党在大陆清算阶级异己分子、 清除潜伏敌特和卧底残余起到极大作用。吴石抵台后, 就任台湾当局 “国防部中将参谋次长” 。他在这个位置上可以获得很多级别相当高的绝密军事政治情报。华东局很快派出一位名叫朱谌之的女共产党员与吴石取得单线联系。华东局之所以选中朱谌之, 是有原因的。朱谌之原名叫朱枫,又叫朱贻荫, 因做地下党工作需要, 改名为朱谌之。她于 1905 年出生,青年时就倾向革命。抗战爆发后, 朱枫加入中共地下组织, 被安排在上海新生活书店做邮购和会计工作, 并于 1945 年入党。抗战胜利后, 她被调往香港合众贸易公司任职, 名义上是经商做生意, 实际上从事地下情报工作。她的上级是大名鼎鼎的舒同。当时, 舒同是中共内定的解放台湾后的台湾省委书记。由他指定老交通刘东平与朱谌之联络,让朱谌之秘密潜入台湾与“老郑” 和“密使一号” 分别单线联络。刘东平认识 “老郑” 和吴石。朱谌之入台前, 刘东平分别给吴石和 “老郑” 写了信件, 介绍朱谌之来台的目的和任务。朱谌之入台后, 按照上级的指示, 分别与 “老郑” 和吴石接上了头。这里所说的 “老郑” , 其实就是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蔡孝乾。应该说, 吴石、 蔡孝乾和朱谌之的地下秘密联络, 是当时大陆和台湾潜伏者、 地下党的最高级别联络。而朱谌之的后面是舒同、 李克农, 乃至周恩来、 毛泽东。朱谌之进入台湾后,很快就同吴石接上了头。吴石当即将一个小铁盒从保险箱中取出, 亲手交给朱谌之, 并告诉她说: 铁盒里装的是微型胶卷, 胶卷里全是绝密军事情报,包括蒋介石在台的军事部署, 希望你朱谌之同志以最快的速度送回大陆让周总理和毛主席知道!朱谌之接过这沉甸甸的铁盒, 表示一定完成这一重大任务。三天后, 在台湾基隆港码头, 她就将第一批重要军事情报交给了来接头的华东局情报部特别交通员。这位交通员就是定期往返香港台湾的“安福” 号海轮的张大副。这样, 在最短的时间里, 这批绝密军事情报就到了华东局的舒同手上, 并由他亲自送到了北京城, 交到了周恩来、 毛泽东手上。那时候, 朝鲜战争尚未爆发, 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一心一意谋划着怎样解放台湾。由此可见, 吴石通过朱谌之输送的国民党军事政治绝密情报的价值所在。在此后的 40 多天里, 朱谌之分别和吴石、 蔡孝乾多次见面。每次见面, 她都有 “绝密情报” 收获, 同时也获得台湾地下党的各种情况, 朱谌之都按时交给往返港台的 “安福” 号张大副。这对中共中央下决心做好部署解放台湾的工作起到积极的极大的作用。然而, 谁能想到, 在吴石和朱谌之等人越干越起劲的时候, 突然风云变幻, 台湾地下党工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陈泽民被逮捕叛变。由于陈泽民经受不住国民党的严刑拷打, 投降叛变, 供出了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书记蔡孝乾。国民党保密局欣喜若狂, 当即秘密部署, 于 1950 年 1 月 29 日下令逮捕化名 “老郑” 的蔡孝乾。蔡孝乾本是一位有丰富经验的老地下党人, 他在第一次被国民党特务抓捕时得以机灵逃脱。他是台湾共产党人中资格最老的老革命, 是岛内唯一参加过红军长征的老干部, 在延安时见过毛泽东周恩来等高级领导人。在大陆时期,蔡孝乾还被组织上任命当过敌工部长。共产党在大陆全面反攻国民党时, 蔡孝乾因为是台湾省嘉义县人, 又曾经在台湾地下党工作多年, 对台湾相当熟悉, 这样他就被派往台湾。与蔡孝乾同时潜回台湾的还有老共产党员林英杰 (群工部长) 。加上陈泽民(副书记兼组织部长) 、 洪幼樵 (宣传部长) 、 张志中(武装部长) ,共 5 人组成中共台湾省委工作委员会, 被台湾地下党人称之为 “五巨头” 。他们的任务是重新恢复组织建立扩展台湾本土地下党; 组织台湾底层民众暴动或工人学生运动; 待以时日, 在迎接大陆解放军攻台时作为内应。当时已经逃脱的蔡孝乾, 本可以彻底摆脱国民党的追捕, 甚至离开台湾岛到大陆避避风头。然而, 蔡孝乾是个好色之徒。他在此之间恋上了自己的小姨子马雯娟 (化名刘桂麟) , 尽管小姨子觉得这样做乱伦, 有伤风化, 但她被逼得无奈也就勉强跟了蔡孝乾, 条件是蔡孝乾此后必须负责她的一生, 当时就从蔡孝乾处敲诈了一笔很大的费用。蔡孝乾本来没有这笔费用, 他是利用职权挪用大陆发放的地下组织经费和党费, 一笔就是一万美金,这才满足了小姨子马雯娟的心愿。身边的人知道蔡孝乾被出卖后,纷纷劝他赶紧逃脱。蔡孝乾身为党的高级干部, 此时却为 “情” 所惑为 “爱” 所困, 依旧恋恋不忘自己的小姨子马雯娟,说是要逃脱也非得将小姨子马雯娟带上。就这样,他错过了最佳逃脱时机。等到他若干时日后再次弄到一大笔钱想带着小姨子马雯娟出逃时, 他已经成了国民党的阶下囚。今人无法理喻这位 “老革命” 的情感生活。就在蔡孝乾被捕入狱后, 他表示愿意投降变节, 同国民党合作一把, 供出他所知道的在台地下党所有人员名单, 但首要条件是国民党必须帮助他找到他的相好小姨子马雯娟, 同时必须给他们一大笔的生活费(这笔生活费是此前他的小姨子马雯娟提出的) 。国民党保密局的头头脑脑们听了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没想到蔡孝乾这个 “老革命” 这么软蛋, 不用怎么严刑拷打就变节, 而且条件竟然与他产生乱伦的畸形恋爱相关!国民党保密局完全答应蔡孝乾的 “低端诉求” , 帮助他很快找到了小姨子马雯娟, 同时为他们提供了在狱中同居的单间房子。蔡孝乾于是将吴石、 朱谌之、 洪幼樵、 张志忠、 林英杰, 以及他所知道的 400 多地下党人名单毫无保留地出卖给了国民党。张志忠被捕后坚贞不屈,任敌人怎样使用酷刑, 就是誓死不从, 最后被杀害。林英杰从被捕到遇害始终十分冷静而从容, 既不大喊大叫, 也不吐露真情。国民党看他十分坚硬, 也就失去信心, 最后将他押赴刑场枪决!“五巨头” 当中的洪幼樵, 是在他从基隆奔赴香港的轮船上被敌人逮捕的。其时, 由于蔡孝乾的出卖, 他已经暴露。他很想逃脱, 但已经来不及了。他被抓进审讯室后, 两脚发软四肢发抖, 吓得尿裤子。这样, 他也很快就变节了。如此算来, 中共台湾工委“五巨头”中三人叛变,两人保持革命节操而被枪杀。变节者多于守贞节操者, 且排名在前三位, 这在中共党史上极其少见。由于他们这些 “巨头” 的出卖, 总计有 1800 余人受到逮捕或关押、 牵连。这样一来, 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及其下属队伍几乎被一网打尽!
     
    于是, 台湾岛内历史上最黑暗最惨烈的一次共产党人被屠杀的帷幕就此掀开!吴石在第一时间获取蔡孝乾被捕变节的信息。他知道自己身陷危境, 却没有去想自己如何逃离脱险, 也没有想自己家人如何转移出逃, 而是首先想到自己的同志朱谌之, 于是果断采取措施, 考虑到自己可能已被监控, 便秘密派自己的交际科长聂曦紧急约见朱谌之, 告知 “老郑” 即蔡孝乾已经叛变并供出朱谌之, 要求她以最快速度离开台湾, 逃回大陆 (香港都不可靠) 。朱谌之听后为之震惊!在她看来, 既然投身革命, 向党宣过誓就应该说到做到, 绝不可以投降变节, 更不可以出卖同志!比自己职位高、 革命历史长的 “老郑” 怎么就说变节就变节了呢? 想到这, 她决定离开台湾。 但是此时台湾岛内全部戒严, 港口和机场被封锁, 没有特别通行证飞不出去。为此, 朱谌之向吴石告急。吴石想, 为了 “同志” 的安全, 自己就是豁出老命也要帮忙。为此, 他动用自己的权力和关系, 冒着天大风险为朱谌之开了一张 “特别通行证” 。朱谌之拿到 “特别通行证”后, 便以探病为名, 于 2 月 4 日傍晚搭乘军用运输机飞往舟山 (此时舟山还在国民党控制下) 。由于吴石已经被蔡孝乾出卖, 敌人又在蔡孝乾的秘密笔记本上查到吴次长名字, 保密局决定采取措施捕人。考虑到吴石是国民党军队中将高官, 为谨慎起见, 保密局当即将案卷报到蒋介石手上。蒋介石认为不能仅凭口供, 还得有事实依据。毕竟吴石为党国效劳几十年, 又是留日高精尖人才, 此前在军队并未发现吴石任何 “不轨” 和 “前科、 劣迹” 。于是下令对吴石进行监控, 并设法找到其 “犯罪” 依据。保密局当即封锁了吴石住宅, 对他家进行全面搜索, 很快从吴石家中搜到吴石签发给他的 “同志”朱谌之的 “特别通行证” 。蒋介石得知后, 下令立即逮捕吴石,同他一起被捕的还有他的妻子王壁奎。保密局顺藤摸瓜,又查出并抓获吴石的老部下聂曦、 吴石的副官王正均, 以及 “前联勤总部” 第四兵站中将总监陈宝仓等等。本来, 朱谌之已经逃脱, 但她没有及时离开舟山, 还住在舟山一所医院。此时蒋介石已下达抓捕朱谌之手令。保密局通过秘密电台下令给当时潜伏在共产党高级机关内的敌特分子沈之岳, 要求他不惜一切代价, 当即赶往舟山, 就是大海捞针似的搜索, 也要将朱谌之抓获。沈之岳本来也是一名爱国青年, 曾经参加过共产党组织的抗日活动, 在政治上倾向中共, 后来秘密加入共产党组织。他是在一次大规模游行运动中被捕的。军统头子戴笠翻阅他的档案, 知道他是浙江人, 涉世未深, 于是对他这个小老乡进行策反诱惑。戴笠的要求很简单, 沈之岳秘密加入国民党组织, 依然留在共产党内活动, 定期给他丰厚的活动经费, 并嘱咐他只要潜伏下去就算成功。沈之岳问戴笠潜伏下来的任务是什么?戴笠说需要的时候你出来为党国效力即可。沈之岳认为这不难, 于是变节投降, 做了国民党在中共里的卧底。据说, 他很有本事, 深藏不露, 最后混到毛泽东主席身边的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高职, 成为国民党潜伏在中共最重要部门的间谍。当时, 沈之岳接到台湾当局的秘密指令, 以极快速度赶往舟山, 下令关闭所有港口通道, 立即进行排查, 最后抓获了尚未离开舟山的朱谌之, 便秘密遣返台湾。这样, 朱谌之也就落入虎爪, 被关进国民党当局的监狱。这就是国民党败逃台湾后历史上很有名的 “吴石案” 。吴石从 1950 年 2 月初被捕到被台湾国民党当局杀害的 6 月 10 日, 先后有四个多月时间, 尽管受尽折磨和拷问, 却始终坚贞不屈, 没有给敌人留下任何口供,表现了一个坚定的共产党人宁死不屈、大义凛然的崇高节操!吴石和他的同党朱谌之、 陈宝仓、 聂曦等四人被押往台北马场町刑场。这里最早是日据时代日本人杀害中国人的大刑场, 之后成为国民党数十年间枪杀共产党人和民众暴动的最大刑场。吴石和他的同志高呼口号而英勇就义!毛泽东知道此事后, 既惋惜也震惊, 他为此挥毫写下了文章开头的那首 “五言绝句” 。吴石的妻子王壁奎坐了台湾当局几年监牢才被放了出来, 后于 1980 年移居美国。1973 年, 为了表彰吴石为祖国人民解放事业作出的特殊贡献, 在毛主席支持下, 周总理力排众议,以国务院名义追认吴石为革命烈士!朱谌之、 陈宝仓、 聂曦等人, 也在这之前或之后被党中央国务院追认为烈士!